媒体:崔永元曝光“最高院有贼” 醉翁之意不在酒

(原标题:崔永元曝光“最高院有贼”,醉翁之意不在酒)

俗话说,世上本没有没有 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没有 缘无故的恨。

俗话还说,出来混迟早 要还的。

这次,最高院“遇见”了崔永元……

媒体:崔永元曝光“最高院有贼” 醉翁之意不在酒

2018年岁末,崔永元扔了一颗炸弹。他发微博称“最高院有贼”,一举将陕北一个千亿矿权案推到了风口浪尖。

依照 我国的司法原则 ,历经最高院审判的案件本应“没有回旋余地”,但此案却因奚晓明(最高院原副院长)的落马呈现 起色 ,有了近乎荒唐、成绩悬殊 的“两审两判”。

纵观此案的审判脉络,其背后博弈之残酷可见一斑。崔永元不愧为新闻操盘之高手,一句貌似轻飘飘的“最高院有贼”,竟以四两之力引发中国司法审判领域史无前例的巨大“海啸”。

督君详细查阅了这次网络舆情的所有公开信息,发现引发“海啸”的真正原因或是最高院的判决执行受阻,有成为“司法白条”的可能。

那么,究竟 谁有如此能耐可令最高院的判决成为“白条”?这或许是崔永元这次操盘的真正用意。

换句话说,奚晓明案虽已尘土 落定,但奚晓明在此案中的关联利益方又在何方呢?跟着 舆情的继续发酵,咱们无妨 拭目以待。

今天
,督君整理相关网络信息,理一理此次舆情的脉络,以飨督友。

今天 ,督君整理相关网络信息,理一理此次舆情的脉络,以飨督友。

卷宗丢掉 法官停审

“陕西千亿矿权案”历经2006年陕西省高院一审、最高法院2009年发回重审,陕西省高院2011年再次一审推翻原判决,及2017年最高法院二审改判。

12月30日清晨 ,向外界披露此事的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又在一段自述视频中出面 ,他指称核心问题不只是“丢卷”,而是卷宗被人拿走后“换卷”,引起言辞 更多猜想 。

王林清称,2016年11月,他在承办“陕西千亿矿权案”二审时,有一天打开办公室工作柜,发现厚厚的一审卷宗都在,二审的一本正卷和一本副卷却不翼而飞,他当即向最高法院民一庭庭长程新文汇报此事。

王林清自述视频截图

王林清自述视频截图

程新文调看监控录像后称,只看到王林清将卷宗拿回自己的办公室,其后“监控损坏黑屏”,发动同事寻找也未找到;但其后当王林清被要求补卷过程中,他发现丢掉 的部分卷宗又莫名其妙回来了,但没有其间 部分要害 的纪要。

王林清有一段与程新文的对话录音,对话中王林清认为卷宗的一些重要内容被人偷走了,程新文反问王林清是不是怀疑是他偷的。王林清一直 忧虑 自己人身安全遭遇意外 ,遂提前录下自述视频。

公开资料显示,王林清是山东烟台人,为中国政法大学商法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学博士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后,是全国政法体系 第一位“双博士后”,在2014年被评为第三届“中央国家机关青年五四奖章标兵”,2016年荣获第二届“首都十大出色 青年法学家”提名,还曾以最高法院办案标兵身份被《人民法院报》报导 ,从事民商事审判二十年。

裁判文书网显示,王林清参加 审理的案件停留在2017年,其余公开资料也显示,王林清为最高法院二级法官。但王林清没有在2017年景 为最高法院首批入额法官,最高法院在2018年11月公布的第二批入额法官名单中也没有呈现 他的名字。

千亿矿权“一女二嫁”

陕西千亿矿权案是一同 历经十多年的探矿权合同胶葛 ,一方当事人是现年51岁的陕西商人赵发琦的凯奇莱公司,另外一 方是陕西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下称西勘院)。

两边 在2003年8月签定 协议,凯奇莱公司与西勘院合作勘测 陕西榆林横山县波罗-红石桥煤矿(下称波罗井田)。该矿区的探矿权,经法定评价 机构评价 ,并报国土 资源厅备案,两边 协商确定其价值为1500万元。凯奇莱支付西勘院前期勘探费用1200万元,具有 80%的权益,在此基础上,凯奇莱与西勘院按8∶2比例出资对该区煤炭资源进行合作详查及勘探。协议生效后,该勘查区无论增值 、联合开发,仍是 矿权转让,所发生 利益均以8:2比例分享。

媒体:崔永元曝光“最高院有贼” 醉翁之意不在酒

签署协议前,赵发琦其实不 知道能不能挖到“黑金”,用他的话说,“勘查投资就跟赌博一样”,因为不知道地下究竟 有没有矿、质量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