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年:集权好仍是分权好?平衡最重要

  原标题:[岛读]郑永年:集权好仍是 分权好?平衡最重要

  [侠客岛按]

  从古至今,中国的政治总离不开一对对的二元关系,比如中央与当地 、集权与分权、人治与法治。其间 每一面向的取舍轻重,都关乎着国家层面的安稳 状态与开展 走向。

  远有唐宋治、乱之较,近有改革开放之初进、退踌躇,代际更迭间需要考虑 的“管理 命题”却不乏类似 处——

  “对上”负责和“对下”开展 怎么 均衡?国家全体 利益与部分 所求怎么 同步?集权与分权交替怎样“矫枉过正”?关于 官员群体,有作为仍是 混日子,“权利 恐惧”仍是 “胆大妄为”,也都成了个别 生发、却事关大局的要害 性选择。而对现在来说,就是在党的集中统一领导下,怎么 发挥当地 的改革能动性问题。

  今天,侠客岛引荐 一篇郑永年教授有关上述命题的文章《集权与分权的统一》。微信号“IPP评论”授权刊发。侠客岛略有删改。

郑永年

郑永年

  对上与对下

  在中国政治中,自古至今,对政策执行者(无论是中央官僚仍是 各级当地 官员)来说,存在着两种职责 ,这两种职责 的平衡关乎着国家的治与乱、谐和 与冲突、开展 与滞涨、整合和割裂 。

  第一种职责 就是平常 所说的“对上”的职责 ,就是对中央政府或者上级政府的职责 ;第二种职责 就是平常 所说的“对下”的职责 ,就是把官员自己所辖的当地 开展 好和管理好的职责 。相应地,两种职责 也发生 了两种“忠诚”,“对上”的忠诚和“对下”的忠诚。

  在任何社会,“对上”负责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不管什么样的政体,不管什么样的时代,上下级之间都存在一个次序 ,没有这个次序 ,就称不上是政体。上下级次序 对中国这样大的国家来说尤其重要——没有这个次序 ,命令无以执行,政策无以施行 ,更不用说是国家的整合了。在今世 中国,这种职责 也常常 被称为“大局意识”或者“大局观念”。

  应当强调的是,“对上”的职责 并不是 是对任何一个领导人自己 的职责 ,而是对上级领导人所代表的利益的职责 。不过,在实践中,这两种利益有时分 其实不 容易区分,“对上”职责 被了解 成对领导人个人的职责 ,“对上”忠诚被了解 成对领导人个人的忠诚;一旦这样“误解”,就不只 会导致上下级之间的人身依托 ,同时更重要的是会失掉 对全体 利益的寻求 和忠诚。

  “对下”的职责 就更为重要了。简略 地说,“对下”职责 是“对上”职责 的基础。

  中国在理论上是中央集权制国家,这抉择 了无论是官僚机构仍是 当地 政府都被视为中央的派出机构,仅仅是中央政策的执行者。不过,这种观点 其实不 那么科学,因为 中国当地 间的差异性巨大,管理 过程中就往往需要当地 官员发挥片面 能动性,依据 各地的条件来制定当地 政策或者修正来自中央的政策。虽然 一个国家其实不 是各个当地 的简略 相加,但假如 当地 开展 和管理 呈现 问题,国家整体 肯定也要出问题。

郑永年:集权好仍是分权好?平衡最重要

  就国家整体 而言,“对上”和“对下”的两种职责 不只 不是矛盾的,并且 可以有高度的一致性。就中央和上级来说,虽然 要着眼于国家全体 利益,但国家的全体 利益需要通过当地 政府或者各级官僚机构来完成 ;对当地 来说,在国家全体 利益的构架内来寻求 部分 利益和管理部分 ,才干 同步达到对部分 利益与全体 利益的促进 。

  就政策执行者来说,假如 光“对上”负责,那么当地 利益和当地 差异性必定 被忽视,开展 和管理必定 会呈现 问题。

  在中国这样的中央集权制国家,光“对上”负责的可能性远远大于光“对下”负责的可能性。人们可以理性地假定,官僚和当地 官员必定 会牺牲部门和当地 利益,来满足中央和上级的利益,因为官僚和当地 官员的升迁取决于中央和上级,而非同级官员和老群众 。更为重要的是,在这样的状况 下,官僚和当地 会呈现 “懒政”,他们不用发挥片面 能动性,光做一些会使中央和上级“快乐 ”的事情就行了。这样,政绩工程、假信息、瞒上欺劣等 现象必定 盛行起来。

  但假如 官僚和当地 官员光“对下”负责,不“对上”负责,当地 可能开展 了,但全体 利益乃至 国家的统一也必定 发生 问题。前史 上,这样的状况 也层出不穷。每傍边 央政府弱化,尤其是王朝解体的时分 ,当地 就会发生 封建割据。1930时代 的军阀割据时代,一些当地 的经济开展 和管理 也适当 好,但国家全体 利益则荡然无存,不只 内战不断,更无能力抵挡 外敌。

郑永年:集权好仍是分权好?平衡最重要

  集权与分权